您的位置:临汾市电焊废气治理有限公司 > 新闻动态 > 当转型遇上环保港灯-SS难免尴尬

当转型遇上环保港灯-SS难免尴尬

发布时间:2020-02-10 17:59编辑:新闻动态浏览(120)

      毗邻维多利亚港的香港岛夜景像星光般璀璨,流光溢彩,让人颇感震撼。参与点亮香港岛漆黑夜幕的,是当前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电力公司之一——港灯-SS(02638-HK)(以下简称“港灯”),港灯为香港岛及南丫岛千千万万的居民提供电力供应。

      港灯在香港供电已超过120年,历经风风雨雨,无论战火亦是繁荣,港灯始终时刻照亮香港。穷苦的人们都会安慰自己“苦尽甘来”,然而,港灯虽然不穷,苦与辣都品尝过,但如今却难以体验其中的“甘”,这是为何?

      7月30日,港灯披露了其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6个月的业绩报。根据公告,港灯期内营收净利齐降,其中实现收入约50.03亿港元,同比减少约8.32%;公司股份持有人应占期内溢利7.09亿港元,同比减少约27.8%。

      30日中午业绩公布后,市场似乎对港灯下滑的业绩表现得习以为常。当日下午开市,港灯股价短暂下跌最低至2%,随后触底反弹,收盘仅跌0.88%,成交额不到3500万港元。31日,港灯股价表现亦是平平淡淡,无风无浪,最终收涨0.25%。

      翻看最近5年的业绩数据,终于发现市场对港灯的运营表现习以为常的原因。近5年来,港灯的营收停滞不前,徘徊在50亿港元-55亿港元之间。而净利润就比较让人失望了,算上此次中期业绩,港灯的净利润已是4连降,而且是平稳下降,不拖泥带水。净利润下滑也拖累了港灯的净利率表现,2015年上半年-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率下降了16.32个百分点,幅度相当大。

      实际上,在2018年及今年上半年,包括香港市场在内的电力供应企业整体利润呈下降趋势。环保、电力体制改革等多重因素使电力供应企业面临转型压力,盈利能力减弱。

      港灯的发电厂位于南丫岛,发电燃料包括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厂产生的电力透过电缆网络输配至各用户。

      在港灯的南丫发电厂中,主要以燃煤发电为主,发电量占了总发电量的60%以上。天然气发电是港灯第二大发电业务,港灯还涉及燃气轮机及后备发电,还有风力及光伏发电,不过占比较小。

      从上图看,港灯到目前为止仍是一家很传统的发电企业。在面对气候变化和环保问题日益严峻的今天,以污染严重的燃煤作为发电燃料显然并不时代发展潮流,燃煤发电在燃料运输、环保等方面受到限制,运输成本较高,发电燃料结构转型已刻不容缓。港灯也有为此而努力过,在天然气、风电等也有所探索。例如,港灯分别在2006年及2010年启用风力发电机组及燃气机组。

      香港政府的“2030+气候”行动计划,意味港灯以天然气替代煤炭的程度将比市场预期高。在经香港政府批准的发展计划中,港灯2019-2023年资本支出总计将达到266亿港元。

      为此,港灯计划将2018年发电量占比为30%的燃气发电比例提升至2020年的50%,进而进一步提升至2023年的70%。然而遗憾的是,港灯的发电结构转型近些年来十分缓慢,清洁能源的发电比例远远跟不上来,以至于目前有多台旧燃煤和燃气发电机组仍在运行。

      港灯于2017年4月与香港政府签订新管制计划协议,根据新管制计划协议,港灯的准许利润将由9.99%降至8%,新管制计划协议将于2019年1月1日起生效,为期15年。

      新管制计划协议的更新可逐步把香港两电(港灯及中电控股(00002-HK))燃煤发电机组更换为燃气发电机组将可减低碳排放,大大有助香港的减碳工作。

      因此,新管制计划协议是政策的需求,也是港灯进行深度转型的长远发展必经之路,对港灯来说是一项长期的利好推动因素。但新管制计划协议造成的庞大资本开支也让港灯经历转型的阵痛,盈利水平离新管制计划中8%的准许利润相差甚远,反而在2019年上半年出现了负增长。毕竟准许利润并非保证利润,海印环保能衡量好两者并非易事。

      由于新管制计划协议将于2019年1月1日起生效,所以自2019年起,燃料调整费在因应实际燃料成本更频密调整的情况下,港灯将会在适时于电费中反映燃料成本的变动,因此或会使电费受压。所以,在电费可能受压以及实际利润增速不如意的双重重压下,港灯必须要准备一定数额的电费稳定基金,中电控股也是如此。电费稳定基金实际上等同于运营成本的资本支出,其作用是在公司利润少于准许利润时,能从稳定基金中拨出款项,给投资者一个交代。

      在管制计划下,港灯在今年上半年不得不扩容电费稳定基金。在2016年,港灯的电费稳定基金仅为2400万港元,到了2018年增至6.2亿港元,2019年上半年则大幅攀升至9.8亿港元,9.8的数额已高于其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

      新利润管制协议以及公司能源结构转型下,港灯的盈利更是充满不确定性,财务费用及非直接营运成本增加拉低了2019年上半年的盈利,且后续的资本支出及派息需求或将令港灯现金流承压。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港灯可透过固定投资取得准许利润,这将成为港灯长期能走稳健发展的一个推动力。随着后续燃气及风电机组的建成逐步进行运营期,可助力港灯成功走向转型,更高效清洁的能源供给也可带来更具有前景的盈利。港灯在今年5月24日成功入选第七届“港股100强”榜单,表明其综合实力仍十分强劲,如今遇到的困境也将会是暂时的。

    本文由临汾市电焊废气治理有限公司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当转型遇上环保港灯-SS难免尴尬

    关键词: 海印环保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