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临汾市电焊废气治理有限公司 > 使用说明 > 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谈环保与交通

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谈环保与交通

发布时间:2020-02-29 10:03编辑:使用说明浏览(159)

      政协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将于2020年1月10日召开。政协委员们如何开展履职工作?在参政议政中,他们关心哪些方面的问题?今年将会带着什么提案上会?1月6日下午5点,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做客演播室,与您在线交流。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首都之窗在线访谈栏目,我是主持人贺雪晴。政协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将于2020年1月10日召开。政协委员将如何开展履职工作?在参政议政中,他们又有怎样的问题,今年将带给大家什么提案?今天我们请到了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来做客演播室,您也可以通过首都之窗头条号收看参与本期话题讨论。首先介绍一下今天的嘉宾:

      在之前的沟通中,我们了解到,朱良委员一直在关心环保和交通领域的一些问题,作为三届的北京市政协委员,您参与了多少次履职还有印象吗?

      朱良:正式的全会参加了12次,在全会期间的所有正规活动我也都全程参加,没有请过假。

      朱良:这50多件提案,有一些是相对宏观一点的,有一些是比较具体的。按网络习惯的要找出一个“之最”,但是我还真找不出来哪一件最理想。有一些是宏观政策的问题,不是简单的一句话能落实的,体现在政府的政策中。比如说关于停车的问题,我提过很多年,每次有很详细的建议,但是不见得所有的建议都被采纳。但是最后,可能在政府出台的政策中能看到这些建议的影子,当然这可能也不是我一个人提建议的结果,因为有大量的市民,还有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不断提这方面的建议,最后政府综合采纳了大家的一些建议。

      朱良:提案说来话长,不同的提案调研过程是不太一样的。有的提案可能是我常年工作中经常会遇到,有些可能是临时会发现一个问题我觉得可以提就提。然后有一些问题会涉及到政府的一些管理,涉及到一些宏观政策,这种可能跟老百姓的感觉觉得稍微离得远一点,有一些提案涉及到普通百姓的千家万户的生活,老百姓觉得比较贴近。比如说早年PM2.5刚刚热门的时候,我也提过好几件相关的提案。比如说建议当时把PM2.5列入环保监测范围,这个不光是我一个人在提,很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在提,现在我们看到PM2.5变成一个常规的监测项目。还有很多环保方面的问题也是类似的,包括对柴油车的监管也提过一些提案,我们看到北京市对重柴油车有监管措施。

      一个提案不是一次提交上去就形成一个细则,您需要提很多年,这也是一种坚持,这个过程中也会不断丰富这些提案吧。

      朱良:现在政府全部办结了,当然这种政府办理结束是从程序上来说,都研究了这些提案的建议,然后都有了一个明确的答复。但是从建议的内容来说,不见得所有的建议内容都能实施,因为有一些建议可能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平衡,有时候可能是有一个过程,有时候可能是成本或者是各方利益有不一致,也许实施不了。

      不难看出北京市各个部门都很重视提案的内容,它们是怎么向咱们,除了政协会议上,其他途径是怎么征求意见的?

      朱良:政府跟政协的互动非常多。比如说有的时候开“通报会”,市长、副市长到政协跟政协委员进行座谈,市政府的一些委办局向政协委员通报全年的工作,这种座谈会或者是议政会是其中一个形式。还有一些形式更灵活,就是政协的专门委员会组织政协委员到各个地方去考察,去跟政府部门面对面的座谈,也就是说在政协委员去一个地方考察的时候,市政府的相关委办局的领导也一起参加,考察完了之后在当地开会进行座谈,政协委员发表意见,政府部门也谈自己工作的情况,这也是一种形式。当然,还有提案办理也是一种很重要的交流形式。每年市政协委员提出的大量的提案,转给市政府有关部门,然后政府部门可能把相近的提案集中起来,邀请政协委员,有时候也同时邀请市人大代表,一起到政府部门进行座谈,对这些人大代表的建议和政协委员的提案,面对面的进行沟通,这也是一种交流的方式。交流方式还是非常丰富的。

      朱良:很充分的听取了各方人士的意见,至于是不是得到采纳受客观条件的制约。

      朱良:2020年的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上我准备了一些提案,有一些涉及到政府的政策,老百姓关注度不是非常高,有一些民生的问题老百姓关注点比较热。比如说地铁的便民服务措施,这个可能老百姓会比较感兴趣一点。

      朱良:比如说2019年电子烟也成为一个热点,国家的有关部门颁布了一些新的文件,定了一些新的政策,电子烟的问题前几年我提过一些这方面的提案,当时条件可能不太具备,当时的北京市卫计委认为这个很多政策涉及到国家层面,需要国家卫计委出台一些政策,今年因为国家的市场监督局和烟草专卖局都出台了一些相关的政策,进一步可以推动电子烟的管理问题。

      咱们说到了地铁便民的服务,我有时候有一些困扰,比如说我进到地铁坐哪号线,有的时候在地铁里面都能把我绕晕了,这样的问题,您在提案中会提到吗?

      朱良:我提了地铁便民的提案,其中一个提案就是关于地铁线路的命名或者是编号问题。我们知道现在北京市有23条地铁线在运行,按专业的说法是轨道交通线,因为有的是地铁,有的可能是架空的城市轨道交通。这些地铁线号线号线是数字的编号,现在已经编到16号线了,还有一些线是汉字,环保督政比如说房山线、大兴线、燕房线,这些不如数字那么好记。

      朱良:这些对经常坐地铁的上班族来说可能不太乱,因为天天换地铁,门儿清,可能不用考虑。如果是外地的游客第一次到北京,游览完了买的是大兴国际机场的票,大兴国际机场通通轨道交通了,查一查,可能找到大兴线就坐上去了,这事就麻烦了。因为北京的大兴线是不到大兴国际机场的,那条线叫大兴国际机场票,车型和速度完全不一样,是两条不同的线。如果你用汉字命名的话,我想如果不是对轨道交通非常熟悉的业内人士或者是老坐这两条线的人,一般很自然觉得大兴线就是大兴机场线的简称,实际上不是。如果编成数字的编号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比如说大兴线号线号线,大家绝对不会弄混。

      我观察到一种情况,昌平有一条十三陵线,外地的游客会觉得就到十三陵,其实最后一站是离十三陵很远的小村里,下来之后游客觉得这不是到十三陵吗,怎么不到了?这让人很苦恼。

      朱良:对,这就是编号和命名不是非常贴近老百姓的需求。我写了一个提案,当然事前我在跟北京市政协与交通委的座谈会上,也向他们当面提过,我准备再写一个提案正式提一下。应该让北京的所有地铁线都编上数字的编号。当然已经编成的号就不用改了,不可能把8号线换一个号,老百姓就乱了。而现在没有正式推出编号的,比如说大兴线,像燕房线,就应该给一个数字号,而且实际上我听说在规划阶段,这些线也是有数字编号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推出的时候没有把数字编号推出来,而是推出一个文字编号。

      朱良:也有这种可能,也有各种考虑。但是老百姓的需求来说,你走在地铁站看出入口,你看到上面写一个“8”,一定知道是8号线,但是如果写着是“大兴”,你要犹豫一下,是指“大兴线”还是大兴的车站,一般人都得反应一下。包括换乘的时候也是这样,你看着换乘线号线,但是如果墙上写着换乘燕房或者是首都机场,你也得琢磨一下,它是指的下一站是首都机场几号航站楼的方向,还是指的首都机场线。因为比如说三元桥那一站,那是两个方向,就是你坐首都机场线去首都机场是一个方向,你坐首都机场线去东直门是另一个方向,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用数字来命名地铁线。

      我说说自己的困惑,有时候我在换乘的时候也会有一些问题,比如说这一块不让换乘,到底应该往哪儿走,8号线号线走哪儿,有的时候当地人有困惑,更别说来咱们这边旅游和工作的也会有这样的疑惑,这样的问题您在提案中有提到吗?

      朱良:这是我的第二个提案,也是跟地铁服务相关的,就是像你所说的,如果下车以后,可能乘客主要大概是四个去向,一个是去换乘几号线,第二个是找哪个出口,是A还是B,第三个可能有一些人要去上卫生间,第四个就是有一些拿着行李多的人,或者是残障人士要找无障碍通道。那么,我们看到在医院里,这方面的服务是比较好的,医院里在地上都划着线,比如说做CT检查或者是急诊科,有不同的线路的线,或者是写着字,病人的家属踩着这条线就可以走到。我建议地铁的站厅也画上线,一下车就知道你要去哪儿。比如说你要去C出口,你就看着固定的一个颜色的线,当然这个线的形状颜色应该是全市统一的,这样不会有误解,你照着这个线走,肯定到某一个出站口。你换乘沿着另一条线走,自然会到下一个换乘点的站台上。如果进站也是一样,从进站通道比如说你是去进站安检,还是去买票,还是有的进站口本身是地下通道,有不同的线都是从一个口进来,这个都跟你非常清楚地引导过去,可能比现在靠有些地铁站墙上有牌子,这个牌子可能不是连续的,有时候一低头没注意过去了,如果地上有一条线,哪怕不是连续的线,隔一米是一个断续线,你很容易能找得到。

      还有一个问题,列车有的时候开门的问题,有的时候在左,有的时候在右,高峰时期不注意听喇叭,下一站听右侧车门,该下车的时候在左边站着,这种问题在提案中有涉及到吗?

      朱良:这个我也写了,这个是地铁专业的话来说是岛示车站和侧示车站,所有的乘客下来之后都在中间的站台上,车门是开左侧车门,这种站在北京的地铁站比较多。还有一类站台虽然数量少,但是有一些的,就是侧式站台,就是站台在两条轨道的两侧,开右侧车门。现在的服务措施是车门的上面有一个指示灯,路线图的上面写着一串站名,亮一个灯“本侧开门”,车厢里面有广播服务,会告诉你下一站,或者是我的印象中,经常是说从哪一站起,列车开始左侧开门或者是右侧开门。

      我的体会很深刻,灯一般都是快到站了,这个灯才亮,这边车门要开了,灯才亮,有的人一定来不及。

      朱良:一定是前一站出发之后才亮,如果不出发,你不知道第几站才变,这个时候留给乘客是1到2分钟,北京的地铁以后是在2分到2分半,等前一站开出去变灯或者是开始广播,你知道另外一侧车门开门,你再挤,空闲的时候当然没有任何问题,开了车门下去也没有问题,如果是人贴人的时候,特别是带着很多行李,不能保证一分钟之内挤到车门口,下面等着上车的人一涌而上,有可能把你推回到车厢。这个有一个很容易解决的办法,就是在车门上面,路线图上,那个上面实际上有每一站的站名,只要在那个右侧开门的车站名字上点一个小点,比如说这个名字的右边点一个点,你就知道,这个车站跟常规不一样,是右侧开门。当然应该把文字注释在底下的标识牌的边上,这样既然是外地的游客看到那个红点,边上有注释,告诉我是开右侧车门,很自然会逐渐挤到右边的门那儿。如果没有点点的也会有注释,会开左侧车门,自己会提前准备好。也许这是一个很小的事,但是反过来对地铁服务来说,这个成本是非常低的,只要在车箱上面点一个点,喷一行字,给很多第一次坐北京地铁的外地乘客带来很大的方便。

      有时候坐地铁不光我自己下不去车,有一些大包小包拖家带口的人也下去,下一站再往回走。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说完这个问题,那出站的这个问题,有时候比如说我看着这个口通往哪儿了,但是离那块比较远,这样的问题自己也绕不清东南西北,您在提案中有涉及吗?

      朱良:这个问题我也提了。我们知道有一些地铁站在走出出口的最后一步,地铁站给你在地面上画了“指北针”,指北的箭头,告诉你出去哪边是北,这个服务是非常好的。我也注意了可是不是所有的地铁站的出口都有指北的箭头

      朱良:可能是少数。我建议定一个标准,让所有地铁站的出口,在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地上都有一个圆圈画上箭头指上北,出去就知道东南西北,无论去哪儿,你事先看好地铁是往东还是北走,你出来之后地图不是特别精细,没有告诉你出口在哪个方向,只告诉你从什么地方出来,有时候很多人在阴天的时候容易转向,如果没有太阳或者是晚上的时候,我自己经常坐地铁,我也转向,我出来之后凭我的印象,我觉得往前走是我的方向,有一次下雨,我也着急,我一看建筑感觉往前走,冒雨走了很久,再打开地图一看反了,我相信不光是我一个人这么“傻”,经常会有人像我这样。如果地铁出口有这么一个指北的标志或者是里面通道拐弯的地方,包括站台,站厅都喷一个标志,可能不出错的几率会小一点。再有一个,北京大部分的地铁方向是正南正北的,在地铁隔离门上面都有线路图,但是可能大部分地方没有标东西或者是南北,有时候经常有人把车坐反了,下到地铁站以后,觉得我应该,比如说我要去通州郝家府,可能进了6号线,脑子转错了,坐反了,朝另一个方向坐了,两站才下来,如果你明确写上东西,再画上箭头,知道车往哪个方向开,出错的可能性就稍微小一点。这个就是说,虽然看着是一个很小的小事,但因为它成本不高,解决起来很容易,而对于乘客,对于老百姓来说,还是有用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提案还是值得提的。

      特别好的是6号线在夏天的时候有一个强冷区和弱冷区,这也是提高地铁的服务吧。

      朱良:对,这也是很好的体验,在地上就编上哪边是强冷区,哪边是弱冷区,大家上地铁之前就有一个很好的选择,这也是服务细化的体现。

      我之前遇到过一个案例,我也想跟您探讨一下,可能是想回乡的外地乘客,来北京坐地铁,他想去一个京港火车站的地方,乘务员说坐2号线到北京站就到了,可是他去的那个地方没有火车,乘务员指错了这种问题,他自己对北京交通也不是很了解,这种问题怎么解决?

      朱良:一个是乘务员的培训要加强,再有一个是很多重要的节点应该有一些明确的标志,比如说有一些线号线可能是途经北京站,还有一个西直门,这些是相对来说客流量比较大的,可能应该在每一个地铁沿线,除了标线下一站往哪儿走以外,重要的目的地也标上一个标志。比如说去往南站的,应该在很远的每一站都告诉它哪个方向是去北京南站的,这样可能对于一些客流量大的,下车集中的,特别是外地乘客下车集中的车站有一个很好的提示。

      咱们说完地铁服务的问题,刚刚跟您底下交流的时候也说到路侧停车管理的问题,我想先站在一个行人的角度来说,路侧停车的问题有时候的确很困扰我,我走我的路,汽车应该走汽车的路,但是有时候汽车偏偏停到我的路上,这个问题在您的提案中有吗?

      朱良:这是老话题,我提过好几年跟停车有关的问题。这实际上简单说就是停车资源不够,环保督政再一个就是分配不够平衡。北京市交通部门曾经调查过,在晚上,城区还不算远郊,夜里停在马路上的车,每天平均是50多万辆,而真正在马路上划了合法停车位的大概是6万多个,这是非常简单的减法,就是说有40多万辆车是停在马路上不合法的位置上的,如果严格执法的线万辆车,好几千万,一年下来好几百亿。我想这个社会是不可能承受的,政府也不敢这么干,这样社会就乱了。

      这个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简单地说,就是车位不够。那车位不够,其实就是两个办法,一是在其他的地方划或者是开辟停车位,让车不停在马路上,而是停在别的停车场,不管是收费的正规停车场,还是想办法挤到小区什么地方去,离开马路,这当然是一个简单的办法。但是非常坦率说,这种办法可能短时间内行不通,因为凡是停在马路上的车,这个地方周围可能没有那么多正规的停车位,不能说挤不出来,有一些地方可能能挤出来,但是把几十万辆车全部挤出去,恐怕是做不到的。很自然想到第二个办法,就是把40多万不合法的停在马路上的车让它一部分合法化。简单说,就是再多划几十万个占路停车位,但是它可能不像正规停车位那么宽或者是那么长期性,可以是一个分时段的,比如说就是夜间停车,或者不像现在似的用白线或者黄线划出来是一个标准的停车位,可能是一个区域,比如说对交通妨碍比较小的地方就允许停车,当然是不是要收费,可能要根据当地的供求关系。如果这个地方相对来说对交通妨碍不大,不会造成严重的拥堵,也可以免费或者是收比较低的费用。如果这个地方大家都想停,整天为车位都在抢,这个时候要用价格杠杆来调整,这个价格可能就比较高,你愿意停你花钱,别人不愿意停的就让出来。这样,把非法的车位变成合法化之后,剩下来的就是真的非法了,这个数量相对比较少了,比较少的车处于非法状态的话,就可以逐渐挤到小区里的停车位,或者是停车楼,或者是其他地方,就可以疏散,有个别人硬是不走,就可以罚款。罚的人一定是少数,我们不可能想象每天罚几十万人,这个很难承受,如果每天罚几百人,那是合理的。

      朱良:不同的地区要不同的划定,有一些小区里是可以开辟停车场的,有一些小区里有收费停车场,只不过大家不愿意停,愿意在马路上免费停,但是现在马路上免费停的车是不保险的,虽然政府部门不至于每天来罚200,那样可能刺激性太大,但是我听说在有一些地段,可能一个月来两次,这样一个月罚的钱也是相当于一笔停车费,这个实际上就不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方式,等于大家互相打游击,互相算计,互相猜对方的心思,这个还是有点不可持续。正常的应该是该收费的那就收费,应该是大家能承受,比较合理的,而不该停车的地方,比如说有的车就停在公交车站或者是就停在十字路口车辆转弯的地方,对交通安全有隐患,这个就应该坚决清走,这个就是区别不同的情况。

      我也很好奇,比如说有的时候其实我在停车的时候,路边没有车位了,但是路边的院子里,有一些公司或者是什么里面有一些车位很充裕,但是不对外开放,这个问题会不会满足解决?

      朱良:市政府一直在推错时停车,或者是车位共享,或者是分享,在有一些地方试点过,但是现在可能有院子的这些单位,一般都是一些比较大的单位,它可能担心比如说安全问题,那么如果开了门,大量的社会车辆进去了,安全到底谁负责?是说把停车场交给交通管理公司,由交通管理公司和交管局来承担安全责任,单位只是出一个地,这个可能还好办点。但是可能现在的有些模式就是让业主单位来管,它就会投入很大的人力,因为安全问题可能要求是很高的,里面发生治安案件,发生车辆着火,单位都会承担责任,而它没有那么多的利益,因为不能从这里发财,特别是一些国有的单位,可能财政的钱是固定的,这边赚的钱收支两条线,不能分奖金,就承担了很多社会的压力,那这个时候可能是没有积极性的。这个坦率说,我一时想不出很好的解决办法,需要市政府和相关的单位,包括很多中央单位,包括部队单位不断的去进行沟通,这个可能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漫长的过程。

      其实我还有一个疑问,我走我行人的路,行人的路是由一个独立的部门管的,但是机动车的路和机动车的停车位由两个不同的部门在管,汽车停在我的路上,我这个部门不管,它这个部门也不管。

      朱良:这是缺乏区域性的管理,我们看北京实行了路侧停车电子收费,这当然是非常好的,避免了收费员或者是车主互相一商量,就随便乱停。现在的路侧电子收费是管的合法车,但是非法的是不能收的,停在人行道上的车更是这样,理论上不能作为车位进行收费,但是现在没人管,像管车位的人没有权利管停在两棵树中间的绿化带上的车,物业公司,城管又忙不过来,我建议这个区域一支队伍统管起来,不管是谁应该得到政府的授权,把所有的小区域停放车辆的现象都给拍下来,然后上传到相应的政府部门,比如说交管局或者是交通委的管理系统里去,如果是停在合法车位上的,该收费就收费,该免费就免费,如果是停在不合法的地方上的,那么可能有些就需要警告,有些可能是需要罚款,这个当然是根据实际情况来区别。可能老百姓当然不希望每次都处罚,可能社会成本太高,但是如果一年都不处罚,这个地方可能会被占满,这是一个管理和群众利益的平衡,我觉得还是应该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规则。就是人行道按理说是不能停车的,如果周围实在没有地方,比如说夜里或者是人少的地方停一下车也可以理解,但是不能乱停。那么,收不收费也应该根据当地的情况来合理的考虑,不能把人行道变成一个免费停车场。

      朱良:那是肯定的,因为靠自律理论上是最好的,但是现在的条件下,车位这么紧张,肯定有人不自律,如果少数人不自律就干扰了大多数人的走路和停车的这种行车、停车的便利性,那实际上是不太合理的。

      刚刚您提到了电子烟的问题,因为我跟您聊天的时候也注意到您不吸烟,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注意到电子烟的问题?

      朱良:电子烟的问题在前两年我就提过提案,因为当时电子烟已经进入公众关注的视野,当时北京市出台了《控制吸烟条例》,控烟条例管得非常严,北京室内带屋顶的建筑场所,只要是公共场所,除了家庭都不应该吸烟,对烟草的广告问题,赞助问题都有严格的规定,但是没有涉及到电子烟。当时我提过电子烟的提案,当时的北京市卫计委,现在改成卫健委了,认为观点还不错,但是涉及到烟草的管理,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出台政策。2019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烟草专卖局确实出台了文件,对电子烟有了明确的一些管理,但是我仔细看了文件,它有一些漏洞,或者说叫做有一些不足,就是它管的是未成年人吸烟,对未成年人买烟是有严格的限制的。再有一个,它管的互联网上的卖烟,因为容易被青少年接触到,这个是有严格的管理。但是,它没有管成年人买烟、买电子烟,这个是不涉及的。

      条例刚刚出来的时候,我以为全市禁止电子烟的售卖,我朋友圈也有卖电子烟的,说以后网上买不到了,赶紧找我买。可是商店还有卖的,我觉得很诧异,不是说禁止了吗?

      朱良:也没有说禁止,用的词比较柔和,成年人在线下的商店里买正规的,有合法厂家出台的正式的电子烟产品,成年人去买,仍然是合法的,买了在哪儿吸电子烟没有明确的规定,因为控烟条例里面说的是传统的香烟,而现在的文件说的是青少年的吸烟、吸电子烟和网上的卖电子烟。但是,成年人在比如说带屋顶的建筑,在公共车站吸电子烟,并没有明确的法规制止。

      我去很多公共场合都看到拿着电子烟的,他们觉得电子烟没味,拿着随便抽,更加肆无忌惮的开始吸烟了。

      朱良:这对青少年影响是不好的,所以我就建议北京市的控制吸烟条例里应该作一个修改,把电子烟,也就是含有尼古丁的电子烟制品纳入烟草管理,这样控烟条例里所有严格的管制措施都可以适用于电子烟,比现在这种比较柔和的管理措施就要有效得多,这样才能保证青少年尽可能的隔绝电子烟。另外,我也知道,市人大如果要修改条例,可能路程比较长,那么我就建议,教委直接出台文件,就是说对学校里禁烟的时候,就要把电子烟明确放在禁烟范围之内,当然卫健委也应该出台相关的文件,对烟草的控制和对电子烟的控制应该是一样的。这样,把文件的漏洞或者是不足之处让它尽量的在北京市的范围内补齐。

      我感觉咱们电子烟的盛行也就是在禁烟条例发布之后,在公共场合不能抽烟,不能抽带尼古丁的香烟了,这个电子烟就崛起了一下。

      朱良:这可能也是一个因素,特别是当时可能是电子烟的生产厂商和销售商借机推了一把。

      根据您的了解,现在社会上抽电子烟的人群是青少年更多一些,还是成年人更多一些?

      朱良:因为我不抽烟,具体我不知道,当然从理论上来说,可能还是年满18岁的成年人更多。而青少年他可能是一个潜在的受害者,所以,我觉得应该对成年人吸电子烟也要像吸普通香烟一样来进行管理。

      朱良:模拟政协是在北京市很多中学和大学开展的一项活动,据我所知有50所中学一直在开展模拟政协的活动,在大学像外交学院每年都办模拟政协提案的大赛,还有一些学校也以各种方式在做。随着社会发展,协商民主的理念会在社会得到越来越多的推广,政协现在也是在凝聚共识方面发力,也就是不光是过去的参政议政,还有现在的凝聚共识。凝聚共识不仅仅是凝聚政协委员的共识,很大程度是凝聚社会的共识,政协委员是一个中间节点,而不是一个末端的终点,这种情况下在学校里青少年中间怎么宣传协商民主的理念,怎么普及政协的知识,比过去更加迫切了。我建议市教委和团市委把模拟政协的课程在更多的学校推广,让它能够进课本、进课堂,能够进到学生的头脑里。也就是说,让政协走进同学,也就是走向同学,接近同学,让同学走进政协,让政协走进学生,这样双向而行,对我们的社会是更加有利的。

      朱良:势头是非常好的,据我所知,有的学校的校长本身就是政协委员,在校园里开展了类似小政协的活动,让中学生也像政协委员一样,给学校来提提案,提完提案之后,有关部门就像政府一样来办理提案。这个一方面促进学校的工作,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就是说在同学们中间从小就培养这种协商民主的有事好商量的理念,这个是非常好的。而且,据我所知,很多学校的模拟政协提案,它是层层选拔的,然后会选出几位同学,到区政协,到市政协去观摩,这两天好像各个区正在开政协会,据我所知,有些区,比如说海淀区、朝阳区,我听说在它们的政协全会上,都有一些中学的学生去观摩,北京市政协已经大概有连续四年都有大中学生去观摩。据我所知,今年也是有大学生和中学生以及中学的老师去观摩市政协全会。以前可能在这方面媒体报道的不是很多,今年可能在媒体上会有比较多的对观摩市政协全会的同学进行报道。

      我又有一个问题,刚刚您说到他们可以提一些提案,到学校去进行一个相应的办理,我就想问了,如果大学生或者是中学生发现了社会上有什么样的问题,或者是他们关心的问题,他们提出来提案,如果真的觉得优秀的话,会到您们这边吗?

      朱良:会的。据我所知,前两年中学生包括大学生把自己提案经过层层推荐选拔,然后由一些中学的老师和同学带到市政协全会上,然后在市政协的全会期间,这些同学们会跟政协委员进行对接,那么很多政协委员就会用同学们的这些提案,进行修改,按照自己的理解和对政府部门的更深入的理解,会把提案的草稿进行更多的完善,然后变成真正的政协提案提出去。而且,据我所知,有一年大概有一个中学生提出的关于京津冀图书馆这方面的提案,后来它是被北京市的考试院变成了有一年的文科高考题,有2分,这个可能也是一个同学们的提案发挥作用的一个例子。

      其实现在已经是社会各界都可以共同推进社会往前进步了,他们关心的问题也能得到市委市政府的充分采纳。

      朱良:今年是进入二十年代的北京市的第一次两会,在一零年代我全程参加了北京的两会,二十年代我还可以参加几次,不可能参加到三十年代了。我想政协对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而且政协与百姓的互动是越来越多,作为政协委员的履职责任也是更大的。

      我们希望您在未来履职之路上能提出更加精彩的提案,也感谢您在百忙之中作客直播间。

    本文由临汾市电焊废气治理有限公司发布于使用说明,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市政协委员朱良谈环保与交通

    关键词: 环保督政